亲历郑州720特大暴雨,我们都是善待的人

/ 0评 / 1

  7月19日下午在大卫城参加完餐饮媒体活动,坐地到家,在小区门口看了一眼自己的车。没想到就此可能再也开不上小白了。
  7月20日早上八点多走出单元楼,发现地面的水已经淹到了膝盖。从地下车库走到大门口,淌水看了小白,发现水已经淹过了排气孔。
  返回,给媳妇说今天不能上班了,车已经淹过了排气孔。
  此时,我们感觉这可能只是夏季的一场普通的大暴雨,谁也不曾会想到因此郑州被淹了大半个城市。
  中午饭后,在走道窗户看了一下小白,发现水已经淹过了车窗。媳妇看着拍了一张照片,我知道她心里难受。
  下午四点多,堆满沙袋的地下车库入口失防,滚滚洪水倒灌进了地下车库。再去看我的小白,车顶仅剩下一点白色和天窗可以看到。此时,小区陆续停水停电。
  晚上,暴雨持续了一个晚上。
  21日早上,打开阳台窗口,发现对面单元楼一楼三分之二之多已经淹没在洪水之中。小白也已经完全看不到了。
  被困第一天,手机信号基本没有了,靠在阳台上,几个小时才能发出去几个文字微信,语音和图片发不出去。
  中午,媳妇把冰箱里的面食都炸了一下。送了一些给了邻居和被困小区睡在楼道里的人。在二楼楼梯窗户,看到一个人游着回来。我问了几句得知,是昨天下午被困在公司,中午才游回来的男人。媳妇问那么大的水,回来干嘛。楼上1米85只露一个头的男人说,媳妇和孩子都在家里,担心他们。那一刻,我看到媳妇的眼圈红了,我的眼睛也堆满了泪水。我别过头擦了一下,怕媳妇看到。喊了一句:兄弟,加油!
  21日虽然没有怎么再下雨,但是整个小区弥漫着不安和焦虑。旁晚时分,我和媳妇从11楼爬到了26楼楼顶。发现楼顶占满了人,媳妇联通手机有点信号给家人报了平安。我移动一点信号没有。看着小区四周,大路都是漫漫洪水和小区连城了一片。不远处的东四环桥上,被困的起床和人,在不安的走着。我们在家里还有吃的喝的。被困在桥上的人,可能已经一天没吃没喝了。但是却感觉无能为力。1米7深的水,我也不会游泳。空有心,却做不到去给被困的人送吃喝。后来才知道,我们小区这一片是重灾区,最深2米多。


  21号,从全国各地来郑州救援的车队陆续出发抵达郑州,参与救援郑州灾区。郑州的很多餐饮企业也积极的提供餐食和物资送到抗险第一线。来自全国亲人们的物资和捐助也陆续到达郑州。
  22日凌晨三点被楼下噪杂的声音吵醒,拉开窗户看到楼下两条皮划艇。看了一会,发现是来给我们送救援物资的。那一刻,流泪了。被困了两天,亲人们没有忘记我们。
  早上八点多又来了一批救援物资,我和媳妇都没有下去领。
  下午一点多,小区里的水下去了不少,在膝盖上下。一俩军卡车停在了我们单元楼下。卸下来一大堆的物资。楼下志愿者喊着让去领物资。邻居喊了我们一下,我们犹豫了一下,我下去了。因为家里的食物和水也不多了。但是,是不是继续被困。
  下午五点多,信号好了一些。小区的水也降到了有三四十里面。小区里的人,陆续的背着包向外走去。因为小区供电和供水设备都在负二,而此时地下车库依然被洪水所困,大陆上也有三十四里面的水。我给龙子湖酒店的朋友发微信,定了一间房。媳妇打包了一个拉杆箱和一个背包。我俩趟着水走出去了小区。
  在小区外,没有公交车也没有出租车,滴滴也是叫不到。又发愁时,看到一辆车停在了旁边。沟通一番,说我们要去的地方还有涉水,只能送到2公里的金水东路。司机要了20块钱,我们也没有犹豫。
  到了金水东路,才发现金水东路明理路向西还有水,趟了一半的路,实在不能走了。水已经到了大腿。附近医学院家属院的人说前面不能走,你们走前面大门进来,走到西门再看看能不能过去。本来不到2公里的路,绕了将近五公里才走到酒店楼下。在博学路也是趟水过了十字路口,水深也到了大腿。
  好在安全抵达酒店,办理了入驻。两人洗澡休息了一个小时。
  三天没电没水,没办法洗澡。洗澡的那一刻,我感觉这一刻是那么的幸福。
  龙子湖岛上有电有水,就是网络信号很差。不过也是蛮知足了。郑州还有那么多的亲人生活在没水没电的小区里。需要救援。
  晚上下楼吃饭的时候,给老爸老妈报了平安。
  23号下午岛上信号好了很多,赶紧通过支付宝捐了1000块钱。钱虽然不多,也是我的一份心意。今年公司一直也没怎么有收益,每个月我都是拿最低工资。实力不允许。
  23号晚上,看到朋友圈在发新乡卫辉那边洪水严重。周口扶沟成了此次泄洪区,扶沟迁移39万多人。为了泄洪,老家人没有怨言。更是为了上游几千万人。
  24号晚上,郑州城区基本恢复了供电和供水。
  目前最严重的地方,是新乡卫辉,周口扶沟、西华,鹤壁。
  加油,河南老乡;加油,河南亲人。我们和大家同在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